主页 > 之家滚动 >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 >

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2020-07-18


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2013 年 9 月 10 日,在 iPhone 5s 发表当天,一段积木手机(Phonebloks)的概念影片在 YouTube 上大红,不到 24 小时点阅次数就超过 100 万。

很快,手机模组化的概念让整个手机工业都为之兴奋。就像今天的曲面萤幕和摺叠萤幕手机,模组化手机在当时一度被视为未来智慧手机的发展趋势。

谁想到短短几年间,模组化手机就已经写了一部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。

模组化手机:从入门到放弃

手机模组化,简单来说就是用户可以像乐高积木实现 DIY 组装智慧手机。这个概念背后不仅是「减少电子垃圾,构建硬体生态」的美好愿景,还有掀起智慧手机新一轮革命的野心。

儘管十多年前在 Sony Ericsson 和 NOKIA 中就出现过模组化的雏形──透过自家资料线介面即插即用的外接影镜头配件。但模组化手机开始为人所熟知还要从 Google 2013 年推出的模组化手机专案 Project Ara 说起。

Phonebloks 概念影片。

Project Ara 专案的前身其实是积木手机(Phonebloks),这个概念最初是荷兰设计师 Dave Hakkens 提出,后来被摩托罗拉採用。负责 Project Ara 专案的其实就是当时还在 Google 旗下的摩托罗拉,其最初设想的模组化能实现手机全系统模组化,就像组装电脑一样,最终成为根据用户个性化需求随意变换套件的装置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但随后等待 Project Ara 的却是研发迟缓、多次跳票、 首席设计师和技术主管相继离职,期间摩托罗拉还被 Google 转手卖给联想,儘管 Project Ara 专案仍保留,但产品迟迟未面世。

去年 9 月, Google 正式砍掉了 Project Ara 专案,其官推上最后一条是转推《Wired》杂誌的一篇文章,题为《Project Ara 上线:Google 的模组化手机已经準备好了》(Project Ara Lives: Google’s Modular Phone Is Ready for You Now),令人唏嘘。

同样放弃模组化手机的还有 LG,不过 LG 比 Google 走得要远一些。去年 MWC 大会上, LG 正式发表 2016 年度旗舰手机 LG G5。G5 採用模组化机身设计,手机「下巴」位置为可拔插介面,可以根据需要更换不同模组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也许是有 Google 的前车之鉴, LG G5 的模组化零件只有有 Hi-Fi 声讯模组和自拍手把,较为保守,相对保证机身的整体性。但这样的「折衷」设计让这款模组化手机显得有点鸡肋,起码消费者不买单,LG 将整个 2016 年的 G5 销量目标订为 1,200 万支,但目前连一半销售量都没达到,LG 手机业务在去年第三季更亏损 3.81 亿美元,创下历史纪录。

在LG G5 销量遭滑铁卢之后,LG 高层 Skott Ahn 在 1 月 CES2017 消费电子大会上也透露将转变设计思路,不再坚持模组化设计风格。

其实 Sony、中兴和小米前几年也发布过模组化手机概念图,但都是只闻雷声不见雨。目前了国外少数创业公司,目前还在模组化领域奋战的,也只有联想收购的 Moto Z 了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Moto Z 的魔眼哈苏拍摄模组。

儘管配备哈苏镜头和投影仪等 Moto Mods 延伸模组,并打出「重新定义模组化」的旗号, 但 Moto Z 全球销量也只有 300 万台,比 LG G5 还要惨,其中只有一半是跟 Moto Mods 模组捆绑销售的,远未到和苹果三星等主流手机品牌抗衡的地步,其「引领未来手机的趋势」的口号也只是口号了。

为什幺模组化手机总是雷声大雨点小?

理想中的模组化手机,能像组装电脑一样根据用户需求更换各种核心套件,而组装电脑以规格灵活、价格低廉等众多优势,曾长期佔据电脑市场的大半壁江山。

但为什幺这样美好的事情无法在模组化手机中实现呢?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首先,手机模组化无法像组装电脑一样仅透过更换硬体就能实现,其中主要有两个原因。

一是模组化设计和电脑组装的支援标準和硬体架构不同,电脑组装支援的是业界统一标準,而模组化设计目前还达不到,Google 和 LG 这些公司使用的都是自家的规格和连线标準。智慧手机要实现模组的标準化,其背后的技术难度其实不小,需要在软硬体层面及作业系统均达到适配,并形成统一的介面协定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如果做不到标準化,模组化手机也就仅能实现部分周边装置配件的连线,这就和 Sony Xperia 透过 NFC 与 PS 游戏把手连线没什幺区别了,同时也无法把配件的效能发挥到极致,如同鸡肋。

举个例子,比如你想将手机镜头更换为华为 P10 的徕卡镜头,如果软体算法不合,也无法发挥徕卡镜头的最优效能,而且你手机预留给 CMOS 镜头的空间也未必符合 P10 徕卡镜头的标準。

二是随着智慧手机机身越来越轻薄,手机内部的空间寸土寸金。手机相比电脑空间更有限,除了 CPU、记忆体和电池等模组,留给其他模组的空间本就不多。且越来越精密微型和高度集成的装置元件,如何在有限的空间内连线也是一大难题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iPhone 7 拆解后的积体电路。

这里就体现了模组化手机架构稳定性的问题,Google 理想中手机全系统的模组化想要实现有一个重要前提,那就是有一个稳定架构,不仅要让各模组接入后不影响整机稳定性,连线部分也要够给力,保证模组不会轻易滑落或脱落,同时还无法过分使用手机电池电量以影响续航力。

从目前的模组化手机来看,无论是採用锁定架构和磁体连线,手机的架构稳定性都会降低,可说每个模组连线点就成了手机的一个「弱点」。由此可见电脑组装的思路其实不完全适用模组化手机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Phonebloks 概念中的模组组合方式。

要解决这些技术难题,研发成本必定无法少。Strategy Analytics 的进阶分析师 Rajeev Nair 就表示:

此外即使解决技术问题,也不是每个用户都能适应模组化手机,像 iPhone 这样的一体机早已把不少用户「惯坏了」,且模组化手机的使用门槛也比一般手机高,毕竟就算在组装电脑流行时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组一台电脑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科技网站 CNET 曾做过一个实验,让编辑在不看说明书的情况下体验 LG G5 的模组更换,结果大部分编辑都是一脸茫然,手足无措,连怎幺开启底部的连线器都非常吃力。连科技编辑都如此,要让更多普通用户,尤其中老年人使用模组化手机,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另外,手机模组化还意味着用户在出门的时候也许要随身携带多个模组,这佔据用户更多空间,且体积较小的模组还容易弄丢。如果出门时忘了带某些模组,接下来一天陪伴你的就是一支「残障」手机。

技术研究公司 CCS Insight 的研究主管 Ben Wood 在接受媒体採访时也曾表示:

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目前模组手机化的窘境在于销量惨淡,用户需求量低,第三方开发者看不到利润,没有动力开发更多模组来更新,这样手机厂商的研发费用也无法摊薄,导致模组标準化缓慢,售价偏高,无法满足用户需求,如此形成恶性循环,模组化手机逐渐偃旗息鼓。「替硬体完成 Android 替软体完成的事情」的美好愿望也将落空。

由此可见,智慧手机採取模组化设计是极大的挑战,若没有像苹果、三星这样强大品牌的加持,产品本身一旦不够强大、模组组装难度太大或成本太高,都很难吸引消费者购买。

模组化手机还有未来吗?

儘管如今手机市场常缺乏创新而备受诟病,各手机厂商也不断为自家手机寻求差异化,但除了联想,模组化始终没能入各大厂商法眼。

联想见证过 PC 时代电脑组装的流行,如今也希望透过旗下 MOTO Z 在手机产业複製当年的成功。去年年底的「联接‧想像」科技峰会上,联想再次强调手机业务将来会继续以模组化发展为核心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包含多个模组的 MOTO Z 大礼包。

联想称今年还将推出 12 款新模组,与公司未来 3 年推出的手机相容。目前看来,MOTO Z 要达到核心套件的模组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MOTO Z 的模组化更像噱头,似乎为了与其他厂商的竞争中显示自己的独特卖点而已。

此外,荷兰两家初创公司 PuzzlePhone 和 Fairphone 也推出模组化手机,声称将把手机寿命延长到 5~10 年,但在技术上也无太大突破,并没有在市场掀起波澜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在 PC 和手机都朝一体化发展的今天,模组化手机究竟是一种颠覆性创新还是逆势而行?这个答案尚无定论,但模组化手机的步伐或许一开始就迈得太大。Google 理想中的模组化手机 Project Ara 让人想起其希望一步到位却进展缓慢的无人车专案,相比起颠覆产业,循序渐进式的创新似乎更实际可行。模组化手机的「罗曼蒂克兴衰史」

《纽约客》一篇文章《颠覆机器──创新的信念错在哪里》(THE DISRUPTION MACHINE – What the gospel of innovation gets wrong)中,就阐述了为何要审慎看待颠覆性创新,同时无法捨弃渐进式创新的重要性,文章以磁碟驱动机工业的例子说明这个道理:

相信如今已没多少人记得当年颠覆性创新理论之父 Clayton Christensen 对模组化的预言:

联想的孤军奋战、市场的冷淡反应、缺乏巨头参与,注定很长一段时间模组化手机都只是小众。

模组化技术没有进一步完善和革新前,模组化手机的未来并不乐观,或许下一次智慧手机革命到来之前,就会成为智慧手机创新史的尘埃。但也希望,智慧手机的创新能再次让我们感受 iPhone 现身时的兴奋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